:





Languages

 

 

轮迴的原理概要

华特森桥医生著

摘录自:《重生之匙:从史提芬逊医生研究的特异外语能力个案,看轮迴研究中前世存在之證据》一文

 

由众多的经过独立考證的轮迴案例中,我们得出以下结论:

前世今生拥有相似外形


每个人的面部构造,形状和比例,都可以世世相传。以男人来说,面部毛髪像鬍鬚或小鬍子等都可随着轮迴保留下来。习惯如身体动作,手势也会大致相同。甚至乎前世画像或旧相片中的姿势,也会奥妙地与今生的举动甚为相近。

於2007年逝世的史提芬逊医生,生前在美国维珍尼亚州立大学担任精神科专科医生。在其任内,曾研究过大约3000位幼童自然地能记起前世往事的个案。为了寻根究底,他甚至远赴描述中前世和今世的场景作考察和访问当地居民对證当中真伪。其中1000个案已證实为无讹。

有两个对比容貌差别的重要案例,可以證实世世轮迴之间,我们五官仍能保持不变。第一个案例是苏珊(Suzanne Ghanem) 和丹尼尔(Daniel Jurdi)。请把座标放在苏珊和丹尼尔的照片上,它们会自动放大,你也可用箭咀上下浏览相片。

第二个约翰(John B. Gordon)和傑夫(Jeff Keene)案例中,样貌相似得像倒模般。其他经史提芬逊医生和独立第叁者评估的轮迴研究个案,都可以观察到五官随着轮迴保留下来。

前生来世也可保持着一样的体态,但个子可大可小。每个人可以在某一世里瘦弱但在另一世变得孔武有力;可以在这一世矮小但下一世高大,但五官,姿势或手势都会世世保持。

 

灵魂的能量楷模或全息图

为何我们的外观可以在轮迴中保留下来?这问题暂未有答案,但以我推断每个胎儿在成形时,我们的灵魂均会自己的把「能量楷模」或全息图投射到胎儿中,成为肌肉组织塑造的基础。

这原理和骨科医生使用电流导向裂骨重生无异。这能量楷模除了创造外观,也下载了信息和天赋,後者乃神童的由来。

基因遗传当然重要,但它和灵魂的能量楷模互动构成我们的外观。就算他/她轮迴到另一个种族,某一些外观特徵会遵照该种族特色,但面部比例、骨格会世世保留。家庭成员之间相似也是基因的关係。总括而言,灵魂的能量楷模会和种族、遗传等因素相互融合造就我们的外观。

据在辅助通灵方面研究的观察所得,我们外观能反映能量体或灵体的存在。辅助通灵是指灵体透过电子媒介,例如电话或电视等电子器材和人类沟通。当灵体从它们国度传送自己的影像时,我们观察到他们外貌和在世时相近。

美和醜

任何面部构造都可以被视为美丽或英俊,没有既定标準。肤色或体型等因素都可影响美的感觉。一位女士在某一世中可能高且瘦,肤质优良,拥有甜美笑容和健美身型。这些因素对她外观的加持,令她有机会成为著名时装模特儿或选美王后。但在另一世,同一位女士,一样的五官,皮肤变得粗糙,身型短肥和有爆牙,旁观者就觉得她外观普通。

重点是人的五官在环境变数下,被视为美或醜机会均等。我相信两者在轮迴中会交替出现,视乎我们在那一世要学习的课题。

 

世世轮迴间宗教国籍种族和性别的变更

 

轮迴研究有一个非常重要发现,就是每个人的宗教国籍种族和性别都可以世世变更。大部份战争都是因这些上述身份标籤而引发。安娜法兰克和嘉伦小姐的案例就是这些变异的铁證。

安娜法兰克身为犹太人被纳粹德军迫害,在集中营死亡;嘉伦出生於瑞典一个基督徒家庭。两类人一向水火不容,假如当时的德国人民知道,每个人前一世或许是犹太人但下一世会变成基督徒,种族灭绝就能避免。

 

 

 

 

性别的变更


轮迴研究显示,5至10%的个案中,灵魂会转换性别。从史提芬逊医生的儿童个案报告中,能自发地回忆起前世往事的也正是这个比例,这亦与本人研究过的约千个个案中的比例相若

就算性别已改变,面部构造仍然保留,露薏丝小姐(Louise Vanderbilt)和荣恩(Wayne Peterson)的个案, 及査理士先生(Charles Parkhurst)和宾尼小姐(Penney Peirce)的个案已證明到。

大体来说,大部份人在轮迴时都保留着原有性别,而我们的灵魂先天性已分男女。属男的的通常会轮迴成男性,属女的较喜欢做女性。性别会定时转换,使我们能体会异性生活。如果灵魂强行在未準备好的情况下转换性别,就可能会导致性别失调障碍如变性慾的发生。

 

性格特质

在轮迴我们中保留本身的性格特质。你的生命态度和他人对你的观感大致相同。有些正面的特质帮助到我们所以会保留下来;负面的特质会损害我们,让苦楚不断延续。进化的其中目的在於能逐渐消减我们的负面特质重上正轨。

举例,一个天生超级暴燥的人,可能利用自己的脾气达至目的,但後果是严重伤害了其他人。这位暴燥狂在某一世或更多要学习的课题就要体谅他人感受。

举例,一个天生超级暴燥的人,可能利用自己的脾气达至目的,但後果是严重伤害了其他人。这位暴燥狂在某一世或更多要学习的课题就要体谅他人感受。

 

前世导致的胎印

 

史提芬逊医生曾花大量时间研究由前一世创伤导致的胎印。例如,有一个人前一世死於子弹抢伤或刀伤,史提芬逊医生观察在据称受伤的位置出现了胎记或疤痕。

我们可以用「能量体」这个概念去解释胎印形成和前世创伤的关係。肉体创伤会影响到能量楷模,然後这创伤痕迹会在下世的肉身中反映出来。

内在天赋和神童


轮迴时,我们的智力和心灵都会持续发展。在灵性上、知识上和艺术上辛苦学习得来的成果都会得到保存成为我们的不可分割一部份。就这样,我们的努力不会白费和在既有基础上不断积累。当灵魂能把自己的信息和天赋较完整地下载往一个发育中的身心,就造就了神童的诞生。

高更(Paul Gauguin) 和彼特( Peter Teekamp)的案例能说明灵魂下载天赋和概念的威力。彼特能无意识地能完全采用高更的画风绘图,證明他就是这名大师转世的说法。

儘管天赋会世世传承,但如果灵魂需要在某一世转换路径,这些天赋会暂时被抑制。

虽然灵性深度和智力发展在轮迴中保持平稳进步,但我们会在贫富,名扬四海或寂寂无名间权衡,轮流登上台楷受到注目。我们今世的地位由前世的因果和灵魂为我们挑选的课题决定。然而,有力的灵魂通常也会强势回归,伟大艺术家会再做伟大艺术家,举足轻重的灵魂也会在来世影响世界。

 

传意和书写方式

每个人的表达方式都会如他的性格特质一样在轮迴时保留下来。在约翰(John B. Gordon)和傑夫 (Jeff Keene)的案例中,由大学教授作的严谨语言学分析中,显示细至文章结构等个人特色也会在轮迴中保留。

不同时期的风俗或会导致文笔风格轻微变奏,但表达模式和内容结构仍保持的统一性。就如画像般容许我们容貌世世相近,再参照历史文献、日记、和其他文档等更可研究一个人前世今生的文风。

 

特异外语能力:无师自通和灵魂的性格保存


前文我提到个性的构成,如性格特徵、文风和天赋等都可世世传承。特异外语能力中更极端的案例,前世完好无缺的个性也能够在当世呈现。

特异外语能力是指在当世未经学习的情况下能理解一种外国语言。除了能通前世所操的语言,在一些情况下,前世的个性出现甚至取代了当世的个性。这些个案说明灵魂会完好地保存前世个性。最引人入胜的是经史提芬逊医生考證的沙拉达 (Sharada)和乌达拉 (Uttara Huddar)的案例。

我们可想像一下自己的肉身乃是如气泡般,是由灵魂複製而成的「迷你版」。当轮迴时,这些气泡就会从灵魂散发出来,包含著它的能量,特质和阅历成人。每当我们完成一次的转世,这些气泡会回归被灵魂吸收,融为一体,周而复始。

当世的我们是各自灵魂的一部份,但在地球生活时会建立自己的独特性。以沙拉达 (Sharada)的例子,沙拉达的气泡在转世完成後回归灵魂,及後再散发出来,轮迴成当世的乌达拉 (Uttara)。

 

分割轮迴

经独立考證的轮迴个案,其中包括史提芬逊医生的,显示灵魂能赋予多过一个躯体生命。我称这现象为「分割轮迴」,两个人由同一个灵魂而来而同时轮迴就叫分割轮迴。宾妮小姐(Penney Peirce)的案例是表表者。你亦可以在”分割轮迴”一栏中细阅其他案例。

「分割轮迴」如何产生?我们不太确定成因,但可以想像到镜子可把光束分为二,灵魂也可将多过一条「光束」投射或拥多过一件能量楷模炼成当世肉身。

气泡的比喻可以解释灵魂如何保留前世个性和帮助理解「分割轮迴」的概念,当灵魂散发出多过一个气泡散发出来,加上同时转世就会产生後者。

 

 

透过轮迴恢复关係,灵魂团队,你的命数和生命规划

人因共业和感情而一起轮迴。情侣通常能圆逢甚至一家团聚时有发生。当一人转世时,他的因果团队其他成员也会跟随出现。能正确办认自身的因果团队成员,对建立前世联繫再多一重明确性。

史提芬逊医生曾对31对双胞胎进行前世考證,全部个案中的研究对象中,彼此在前世本身已有重要关係。最常见的是前世关係是兄弟姐妹,继而是朋友,再而是夫妻。他的研究为灵魂群体会共同计划和至爱团聚的最有力證据。

我们如何和所属的因果团队会合?一切由命运安排。在分析个案时我观察人生旅程早已编好我们要和那些人共处,不管前世跟他们有没有关係。

我们的命运可比拟为一个旅程。如果人生是一个出发前已规划完善的长假,那和谁人遇上,去那些地方和参与什麽活动亦早早安排妥当。

你会和其他人协调好旅程好让在途上遇见。你,你的因果团队和至爱在你出生前已敲定行程,命运会确保你和他们碰到面。你的灵魂和精神嚮导已策划好而促成生命中的重要事件和关係。

这些因果关係可以发生在家中,工作地点或玩乐时展现。这些场景就成为我们进行因果演义的舞台,让”人生就像一场戏”这莎士比亚名句赋予新义。

人生不同阶段会遇上不同的因果团队。我们想转工跳槽,去陌生的城市观光或培养新嗜好,也是我们命运剧本註定。因有新的场景才会催化我们和因果团队会合。

 

 

自由意志

假若什麽也是命中註定,我们还可凭自由意志去选择自己道路吗?我们儘管都要遵从一个既定的生命旅程,但途中我们仍可自由选择做什麽。自由选择是成长和人类进化的不可或缺一环,有些人的「旅程」比较紧密,不会有太多时间四处闯荡,其他的「旅程」有更多自由发挥的空间,按当生所立的课题决定,所以命运和自由意志并行不悖。

似曾相识

似曾相识经验可从因果团队中的互动洞察得来。如果我们重遇前世见过的人,会一闪而过「原来已认识」的感觉毫不出奇。我们会认得对方世世相传的行为模式和场景重现,和产生匪夷所思的反应。最後,似曾相识的感觉会随着记起「旅程」安排好的事件而浮现。我们会更对人生路途上的重要「路标」或「里程碑」有更高的醒觉。

 

灵体参与和同时性事件

包括史提芬逊医生的研究个案内,在众多独立评估的轮迴个案中,灵体被观察有参与个案的建立和解答。约翰(John B. Gordon) 和傑夫(Jeff Keene),  约翰(John Elliotson ) 和莱安(Norm Shealy) , 嘉露 (Carroll Beckwith) 和罗拔(Robert Snow) 这叁对是好例子。

史提芬逊医生指出,报梦在轮迴个案中屡见不鲜,灵魂会在梦中宣告或预言下一次的轮迴,对象是下次轮迴目标的家人或朋友。报梦也是灵魂策划来世的凭證。

灵魂会策划来世,由两位詹姆士先生James Huston, Jr.和 James Leininger引證。James向父母Bruce和 Andrea透露未出生前已在观察他俩。有一次他在上天观察到二人在夏威夷酒店度假,断定他们会是好父母,这间酒店外墙是粉红色的。Bruce和 Andrea从没有告诉James透露在出生曾前往夏威夷度假,对於James连酒店的外墙颜色也能描述很诧异。

 

对特定地域有兴趣和地域记忆

我们均会对前世身处的地域受吸引。很多个案證明人会受牵引重回故地。他们会选择:长则在当地居留或短至旅遊度假,某些情况下,灵魂只是怀缅旧地而已。

亦有一些案例,灵魂会指引个人前往特定地点去触发前世回忆或促成心灵上的觉醒。罗拔(Robert Snow)和傑夫利 (Jeffrey Keene)的案例说明指引去某地方带来前世有关的启示。

当人回到前世居住的城镇,旧居和地图记忆得到激活(唤起了)。安娜法兰克和嘉伦小姐的案例中,嘉伦小姐10岁 时,首次踏足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不用问路已能带领父母直达安娜法兰克生前居所。

前世记忆


经历前世记忆浮现的人,生命亦随之而改变。这些记忆可以自然地浮现或透过前世回溯获得。在前世回溯过程中,治疗师会带领求助者进入深层松弛状态,他会在诱导下时光倒流,直至回到前一世经历过的年代为止。

嘉露小姐(Carroll Beck) 和罗拔先生 Robert Snow的案例可看到透过回溯搜索得来的记忆大致準确,另外史提芬逊医生评估过的Gretchen Gottlieb及 Dolores Jay是一个「今生能通前世语」生动例子。

总结

總括而言,我们的五官、性格、特质天赋和言语表达方式会世世相传。轮迴以群体进行,和相识熟悉灵魂并肩共行。命运安排好我们会和拥共同经历和相处时光的灵魂在每一世团聚。自己灵魂的促成或其他灵体参与,造就命中重要事件发生。

從社會角度看,輪迴研究最重要的發現是:國籍種族可以在輪迴中世世變更。這些變更存在的證據,對於遏止由身份文化標籤差異而引發的大部份戰爭,達至世界和平大有裨益。我們無分彼此,本來是一家。

明白这道理後,我们都成为兄弟姊妹,一同在地球透过世世轮迴演变。

 

前往:独立第叁者轮迴个案研究,当中含史提芬逊医生的研究

前往:案例(由英文字母顺序排列)